新笔趣阁 > 我的谍战生涯 > 《我的谍战生涯》第三百二十五章 神秘的信

  吉本贞一真的是很憋屈,只是还不等他想到什么好的对策,就被人通知头目找他。
  听着卫兵的话语,吉本贞一心里不由得叹息了一声,看来事情真的闹大了,否则头目不会见他的。
  很快,吉本贞一也是来到了头目的办公室里面,只是当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却是愣了一下,因为办公室里面竟然还有一位身穿军装的陌生人。
  而且,这个人的军衔竟然是大佐,虽然不认识,但是吉本贞一还是向着来人敬了一礼。
  “知道我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吧”一直以来都云淡风轻的头目,此刻看着吉本贞一的眼神也是多了几分烟火气,看得出来,因为闭市的缘故,她的压力也是不小。
  “对不起,阁下,都是因为我的缘故”吉本贞一说话的时候,也是低下了那貌似高贵的头颅:“不过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的”
  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那位大佐忽然插嘴道。
  “我……我暂时还没有什么”吉本贞一说话的时候,脸上闪过几许尴尬。
  “这位是来自军部的大佐,军部对于我们的成绩很不满意,我们要的是一个繁华的北平成,一个经济流通的城市,而不是一个死城,所以你必须要处理好这次的事情”头目出声道。
  “明白”
  “明白就赶紧去吧,记住我们对华的政策,除了枪炮以外,还可以采取别的一些策略,其中以华制华就是不错的选择”在吉本贞一转身的瞬间,头目提醒了一句。
  就在吉本贞一离开之后,那位大佐却是开口了:“阁下不愧是那位看重的人才,对于这片土地真的是非常的了解啊”
  “我不过是在这里生活的久一些罢了,懂得一些这里的人情世故而已”头目谦虚的说道。
  那位大佐则是轻笑了一下,没有在说话。
  而离开办公室的吉本贞一,却是很快就打电话通知了陈国栋,现在的陈国栋在北平城混的可谓是风生水起,虽然顶着汉奸的骂名,可是背靠日本人这颗大树,也是活的逍遥自在。
  如今的他更是成为了北平商会的会长,这不在一接到吉本贞一的电话就快速的来到了吉本贞一的办公室。
  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但是今天下午,最迟明天上午,这座城市必须变得充满活力,尤其是那些商户必须给我正常营业,如果办不到,我就将你给办了”看到陈国栋的瞬间,吉本贞一也不啰嗦,直接就将所有的底牌与底线甩了出来。
  尽管来的时候,已经猜到了吉本贞一找他什么事情了,可是当听到吉本贞一规定的期限,陈国栋内心也是有些忐忑,一旦完不成任务,恐怕吉本贞一真的会将他给弄死的。
  “我一定办好这件事”尽管心里充满了不愿,不过陈国栋嘴里还是如此应承道。
  “嗯”
  随后两人也是开始讨论起相关的对策与办法来,而这个时候的白泽少却是见到了雷子,当看到雷子的时候,白泽少也是愣了一下:“教官,你怎么会回来的?”
  “杨虎平出去了,我没有办法继续跟踪,所以就回来了,正好有事情和你汇报”雷子说话的时候,直接坐了下来。
  “难道教官你有什么发现了?”白泽少神情不由得一整,有些兴奋的问道。
  “也算不上是什么发现,只是今天早上的时候,瞿颖拿着一封信走进了杂货铺,没过多久瞿颖就出来了,不过神色多少有些不好看,然后杨虎平也是离开了杂货铺,虽然我没有跟到最后,但是却看着他的车子走进了日占区”雷子直接说道。
  “看来一切都和瞿颖拿着的那封信有关啊”白泽少沉吟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。
  “是啊,可惜我们看不到信的内容”雷子有些遗憾的说道。
  “别的人不知道信的内容,但是瞿颖一定知道”白泽少轻笑了一下:“猴子,你应该知道瞿颖现在的落脚点在哪里吧”
  “知道”猴子点了点头。
  “这样,我们现在马上去瞿颖的落脚点,争取可以从他那里获得信的内容”白泽少直接定了下来。
  “可是,老大,就算我们真的弄到了信的内容,可是恐怕时间上也来不及做什么有效的布置了”猴子暗自思索了一下距离,缓缓地出声道。
  “不论怎样,还是要试试的,总比我们呆在这里一直没事干强的多吧”白泽少很是坚定的说道。
  “好吧,我去开车”猴子说完之后,直接离开了房间。
  “教官,麻烦你继续监控杂货铺,其他人留守,我和猴子会尽快返回的”白泽少安排好之后,就走出了房间,直接坐上汽车,朝着瞿颖的位置赶去。
 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汽车缓缓地停在了一处普通的小院前面:“老大。到了,瞿颖就住在这里”
  白泽少听着猴子的话语,也是从车上走了下来,看着眼前的小院,淡淡的笑了一下,转身对着猴子道:“你在这里扥我吧,我去敲门”
  嘟嘟嘟!
  很快房门就被打开了,露出瞿颖那张熟悉而又精致的脸庞。
  “你怎么会来我这里?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址的”刚刚走进屋里面,瞿颖却是忽然拿出了手枪,直接顶在了白泽少的脑袋上。
  而且,此刻的瞿颖一脸的严肃,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。
  “瞿秘书,我们怎么都算的上是老朋友了,你就这么对待我这个朋友啊,再说了,我们也不是敌人,何必这么对我”白泽少耸了耸肩,淡淡的说道。
  “那可说不准,谁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”尽管如此说,瞿颖还是将手枪收了起来。
  “我的身份一直没变,就和你之前认识的一样,我就是一个中国人”白泽少解释了一句。
  瞿颖深深地看了一眼白泽少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‘你今天来我这里,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吧,否则你会贸然出现在我的勉强的’
  “的确是有事情找你”白泽少说完之后,沉吟了一下才继续道:‘有一件事情,需要你的帮助与见证,不过在此之前,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’
  “什么”
  “你觉得杨站长这个人怎样?”白泽少说话的时候,眼睛紧紧的盯着瞿颖的双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