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明末之新帝国 > 《明末之新帝国》 第669章炫耀武力
  刘布他是作为入城的第二批部队进入,当然他可不会像电视剧里面那么的脑残傻逼,作为大将军和大帅,自己一个人骑着白马,当前而进。

  刘布是在三千名披甲铁骑铁骑的拱卫之下高调进入的。

  三千骑兵是他们从附近能调集过来最多的人了,附近能够骑马的,拥有马匹的,都让他们调过来,为这一次入城仪式增色。

  刘布就是在三千名身披重甲的铁骑的拥护之下,浩浩荡荡,威风不可一世的进入南京城。

  在这些铁身披铁甲的全副武装士兵之中,他们大多数都是身披黑色的铁甲,戴着头盔,放下了面甲,有如钢铁怪兽一般,又有如钢铁洪流滚滚而来,人未至,一股冲天的杀气扑面涌至,其铁蹄裂地的声音,让人感受到其惊人的力量。

  而刘布则是在众多铁骑的拥护之下,身穿一身金黄色的铁甲,如星拱月一般在这一个钢铁洪流中心,滚滚而进,如此的醒目,如此的张扬。

  刘布他很少会把自己当成活靶子的,他这次入城的时候,有一个重要的计划,就是怕有人伏击和刺杀于他,所以他的亲卫团接管了入城所过之处要点,所有的制高点部署有弓箭手负责保卫。

  同时他身上所穿的这一层黄金甲,只是一个表面,里面还穿了一个锁子甲,还有一层铁甲,他总共穿了三层铁甲,接近了一百多斤,如果不是坐在马上,他走路都会有点难,并且他放下了面甲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,即使有人想要谋刺于他,也都在怀疑,这货是不是刘布。

  当然在这么多军队的保卫之中,只有他一个人穿的是金黄色的铁甲,骑的是白马,如此的醒目,即使他不是刘布,别人也都会认为,他就是这一支庞大军团的领导人和最高指挥官。

  刘布他放下了面甲,只露出两只眼睛,骑着他的白马,在大军的拱卫之下,缓缓而进,听着士兵们热血激昂,铿锵有力的踏步而进的声音,还有那慷慨激昂的战歌,令他豪气飞扬,不断的向旁边的民众挥手致意。

  刘布他也不在乎百姓是不是喜欢他,是不是欢迎他,毕竟他现在来,是军事占领,并不是来做客和拜寿的,而且他的军队也在交战的过程中,杀死了许多当地的子弟兵,百姓恨他,也都很有可能。

  但是这都没有人可以阻挡他成为这一座城市的主人。

  看着金川门三个大字与城墙上飘扬的战旗,刘布浩浩荡荡而进,所过之处,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,对他挥手致意,表示了极大的敬意。

  刘布称得上是百战名将,打了这么多仗,基本上都是取得辉煌胜利的,令他在士兵之中的威信相当的高外,号小战神。

  这一次他率领百万雄师,强渡长江,攻进了南京,立下不世之功,让他在士兵的心目中,成为了神一般的存在,所以士兵对他的敬意是发自真心和内心的。

  而刘布他在强渡长江的时候,所做的那一首诗,也都迅速的传遍了当地,传遍了长江南岸

  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!

  如此大气磅礴的开局,可是令许多人都感到震撼,由此产生敬畏之心。

  钱谦益、司徒唯一等率领南京城里面,愿意向他们归降的官员,身穿着降服,跪在了城门口,恭迎刘布大军的进入。

  刘布其实是一个并不注重礼仪的人,在军队之中,他也不会要求士兵跪下来说话,因为士兵披着铁甲,要跪的时候,很辛苦,很困难的,但是即使是平时,身穿便服,他也不会要求士兵跪下,刘家虽然等级森严,但是也都不会动辄要求人跪下来跪拜磕头以显自己的权威。

  当他们强势的崛起以后,也都是以一副求贤若渴,礼贤下士的做法,但是这一次入城,他可是强势的要求钱谦益等人,全部的跪下来,恭迎他的进入。

  这些人不跪下来,如何显示他们是投降的,要知道如果是在更早的时候,攻破了一个国家,就算是皇后和皇帝都要行牵羊之礼,自己更不用说这些臣子了。

  钱谦益以士大夫自居,让他当街当众跪着迎接刘布的大军,其实他是感到非常羞辱的,差点就想把帽子一摔,就不干了。

  但是想起这些天的风光和快活,他又舍不得。

  钱谦益在大明那里就是一个从贼的人,名声有污的人,但是在南京城,他可是救世主一般的人物。

  许多被刘家军抓获逮捕的人,一旦落入刘家军的手中,大多数都是入狱或者是被处决,但是只要钱谦益出马,都能够保下来。

  并且只要有钱谦益的安抚使司发出的文书,也都十分的有用,只要他说谁是朋友,他就会获得礼遇,谁是敌人,就会被刘家军毫不留情的处决,这一种一言决定别人生死的做法,令他觉得这才叫真正的权利,这才叫大权在握。

  城中的权贵和富户,对他也是争相的巴结,争相的跪拜,这令他享受到了在大明都没有的风光和荣誉,这叫跪一人而受千百人跪,钱谦益美某名曰:某这一跪,为的是江南百姓,非事强权!”

  不管是怎么样,这伙人终究是跪了下来,在城门口恭迎刘布的进入,而且他们作为投降的代表,也都意味着他们将会成为管制南京的头面人物,他们在这里拥有合法的统治地位。

  当然这跪拜,也只是一个形式,当刘布在他大军铁骑的拥护之下,浩浩荡荡而来的时候,那种惊天动地的气势,那种铁蹄裂地的豪情,可是令许多人都看得震撼不已。

  刘布其实想跳下马来扶钱谦益和司徒惟一等人起来,这叫做礼贤下士,但是他最终只是挥了挥手,做一个请的手势,请对方起来,其实并不是他踞功自傲,只是身上披着一百多斤的铁甲,就像一个大钢铁罐子,让他行动不便。

  当然在别人的眼里,这就成了他居功自傲,睥睨天下的一种做法。

  钱谦益他们也都不是想真的长久跪,看见刘布一抬手,马上就起来了,他就作为投名状,为刘布进行牵马,牵着刘布的战马进城,这是也是一种姿态。

  刘布强悍的铁骑,滚滚而进,冲天的杀气有一种披荆斩棘的锋锐,在城边的百姓,都看得惊讶不已,都知道刘家军强大,却不知道他们强大到这一个地步。

  这些天南京城正处于战争之中,城中也都调集了许多兵马,筹集了许多粮草,准备跟刘贼干一架,但是他们所组织起来的军队,可是没有刘军的这种威势,先就不说武器上的差别,光是对方这种气势,就是他们做不出来的。

  有一个老者就在感叹:且看这支军队行走的气势,分明就是一只精锐的狼虎之师,大明如何能敌?”

  许多人都认为,刘布打头阵的这一万多人,就是他的精锐,就是他的拳头,他为了炫耀武力,可是把他压箱底的都拿出来的,谁知道当后面的几个师纷纷的进入的时候,才令这些百姓和观望者惊讶不已,震撼不已。

  不说刘布在别的地方,暗地里潜伏有多少军队,光是他入城的这五万多大军,人人披甲,这样的威势,可真是令人惊讶震撼。

  大明自从军队军阀化了以后,他们形容军队的精锐,就是用家丁来形容,这一般说吧,刘家军的五万军队,在别人那里,都是军队中家丁的存在。

  而他命令人用五匹马,加上二十个人才能拉动的五十门红衣大炮,也都令人十分震惊。

  红衣大炮在大明那里被吹神了,当年的宁远一战,袁祟焕使用红衣大炮,干死了老奴,这可是把这样的大炮给吹上天了。

  这可是毁天灭地的神器,就差点没有给这样的红衣大炮,像当年的太祖皇帝一样,封他一个神威无敌大将军的称号,所有的人都认为,这样的红衣大炮,数量是非常少,少才显得珍贵和厉害,才是无敌的神器,大明有二十多门,足以威震天下,保家卫国,以前他们就是这般吹嘘的。

  但是到了刘家军这里,人家随便一艘军舰上装的就有二十多门之巨,而他们的陆师,直接拉到街上去的,居然就有五十多门之多,这么强悍的火力,这么强大的军备,大明如何能敌?

  有些人在看的震撼之时,同时也潸然的泪下,南京这里毕竟是朱明的起家之地,有许多的遗老遗少,虽然曾被占领了,许多人都坚信一点,大明皇帝陛下会率领他的王师,大举南下,收复失地的。

  但是现在看到刘军如此的强大装备,令人震撼,这才令他们是潸然泪下,许多老百姓都在感叹,刘贼如此强大,官军如何能灭?

  纵使能灭,只怕也将大明打废了,江南成白地矣。

  又有百姓在感叹:今日的大明,军队有三百万之多,奈何战斗力还不如开国之前的五六十万,大明真的是江河日下,不复当年之勇。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m.biqusan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